《女朋友。男朋友》敢于突破 台式青春片新冒险

http://jwgfls.cn/2020-01-12 02:31:14

《女朋友男朋友》敢于突破台式青春片新冒险

《女朋友男朋友》

《女朋友。男朋友》虽然只收获一尊金马,但在港台地区公映时好评满堂,内地影迷也颇多赞誉。导演杨雅喆的这第二部剧情长片,毫无疑问是今天最具“台湾效应”的电影。故事走青春片的路数,但野心却不小,30年的时间跨度,实际上是尝试着用“青春”这条线索,去反省成长于20世纪80年代的一代台湾人的价值追寻。

她最爱的他,最爱那个爱她的他。这样的纠结套路,从《盛夏光年》开始就是台湾青春成长片的经典模式。该片则想用这种模式,讲更多的东西。青春的热烈,如果不和时代的大幕激烈碰撞,就不会摧枯拉朽,所以导演给了电影一个台湾民主化的历史大背景,这样设置的好处,当然是让影片看起来不只流于青春层面,且格局更加宏观,但同样也显露出“青春模式”台湾片仍不足以驾驭宏大、凝重的历史表述。想讲的东西太多———“自由”信仰怎样在时代中变质、曾相信的价值又怎样慢慢消逝———但讲得未免浅尝辄止。毕竟让一段青春故事,真正承载起厚重的时代分量,其实需要创作者非常深厚的功力。

但该片的积极意义也正在于做了有益尝试。青春、自由、政治、同志,各种元素都包罗进去,杂烩也好,拼盘也罢,起码让人看到了试图拔高立意的追求。事实上近年来台湾青春片除了“成长”、“勇气”、“纯爱”等关键词之外,对主题的探索和升华十分局限。早年大师们镜头里那些透过青春年少所延伸出的深重力量,很久未在现今彻底偶像化的模式中得到展现,“青春”被简化得失去了它作为一个庞大文本的反省空间,这种发展趋势之下,台湾青春片也到了该另辟蹊径的关口。

因而,即使《女朋友。男朋友》并非一部艺术层面足以让人赞不绝口的作品,但却能让人在不满足之余,看到未来的更多可能。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今后的“台式青春”片会更出色地把握与表现台湾社会的纵深面貌。


相关阅读:
久污TV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