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婚》观后感

http://jwgfls.cn/2020-01-14 03:24:51

后记:(Nov27,2009)


说下列话之前,应该肯定我对这个戏里几乎全部演员的上乘表演和人物塑造是非常佩服的。但是这部戏的剧情,实在是很有问题。这主要是作者的责任。


认真想想,剥去各色画皮,《金婚》这个戏,恐怕和类似的家世系列戏一样,就是垃圾。我想看看中国影视,所以我希望我看到的每一部作品都很好,看到《金婚》,我希望他

也是一部好作品,在每看一集的时候,我希望下一集能给我理由说这部作品很好。看完了,了解了全部剧情,我也还是希望我对它不良的印象,都是因为我自己理解

得不对。但是很不幸的,YouTube上热情上传的网友MyChineseDrama's

Channel又传上来《王贵和安娜》,给我揭示了一个看金婚是没有意识到的问题,继清宫戏之后,是不是又在流行家庭历史怀旧戏。如果说清宫戏是力图逃避

现实,相当一部分这类历史怀旧戏里弥漫着“现实的就是合理的”的想法。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接受现实是一回事,在文艺作品中和其他文化作品中把“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在我看却有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除了在现实面前做一定的妥协,人们应不应该追求理想和美好。现实生活中有重男轻女的问题,那么在文化作品中是不是就应该把重男轻女当成

金科玉律一样来遵从?现实生活里家庭有终日闹吵架分居的,文艺作品中的家庭是不是就应该以此为生活内容?而这两样事情就是《金婚》整部戏自始至终的内容。


在某些方面随着年月的推进这个家庭对过去的历史作了反思,通过四个孩子的口对家长在他们幼年成长过程中自私表现作过批判,但是当家长回过头来向孩子们解释

过去的历史的时候,他们不是实事求是地做自我批判,而是采取撒谎的办法为自己的配偶文过饰非,妈妈把爸爸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来,爸爸把妈妈的责任揽到自己

的身上来,达到的是同一个目的,是把孩子们本来客观实际的观察解释成子虚乌有。作者让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表现夫妻两个共同的“为对方维护形象”的目的,籍此

表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和“体谅”,但是他们这样做的方法是撒谎,效果是蒙蔽自己的子女,同时教会他们继续像自己一样“撒谎不打草稿”。


而在重男轻女

这个问题上,这个家庭的母亲文丽根本没有任何改进。假如这部戏的作者有借口说前二十年他是在反映一部分人中间的现实的话,当他用“姗姗怀了男孩子”来做把

佟志从丧子之痛中唤醒过来的唯一武器的时候,他把统治了作品此前四十集的重男轻女主题原封不动的贯彻到了五十集始终。


应该说,中国社会很大部分,大概除了

贫困农村之外的绝大部分,人民的想法恐怕是超越了《金婚》作者乐此不疲的“重男轻女”观。作者在这种思想指导之下,对于杀害女婴采取了宽容甚至是纵容的态

度,用自己的作品来宣扬这种恶行。举例来说,佟斯博事故身亡之后,佟家两个家长之一说,“姗姗留了这个孩子,还不是为了给佟家一个孙子”,把话说完整了,

就是假如是个女孩子,就必然又去打胎了。


以一部脍炙人口的戏里不加批判的反复强调一种道德上有问题的做法,作者到底是在“承认现实的就是合理的”,还是在

宣传一种不合理的东西?在这个家庭无止无休花样翻新的争吵上作者采取的是一样的态度,甚至通过女儿们照顾父母的健康情况而说的一些宽心话来把这种完全无视

子女福利而肆无忌惮的争吵合理化,说这种争吵是彼此有感情的表现。


所以,在反复说服我自己是我对这部戏的理解偏颇了之后,我的怀疑仍然不能消除,那就是,

这部戏本身确实就是垃圾。看到作者简介中这段话之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写作,发表过中长篇小说和散文一百多万字,无甚影响;九十年代末为生计谋,开始写畅销书”,“为谋生计开始写畅销书”这几个字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既然作者为了赚钱把作者的社会责任弃置不顾,说这部书是垃圾,恐怕并非夸张。


相关阅读:
POS机 http://www.shaoshanshi.com
分享到: